■本報首席記者徐瑞哲
  4月29日晚上9點多,何積豐院士從京返滬,家中等待他的是雙目失明的老伴。“3天沒陪你散步了,我們出去走走吧。”平日里,何積豐每天都要輓著她的手在外面兜上幾圈。“明早8點,你不是還要去友誼會堂領獎嗎?今晚就算了,早點休息吧。”
  他是妻子33年來的“眼睛”,而妻子也是他最離不開的人,家中的頂梁柱。這個“五一”小長假,何積豐先向妻子請假:要去學校加班一兩天;同時也向她承諾:在家獃上一天。加班是自動的、正常的,他曾在大過年時打車上班,結果門衛生疑盤問,不得不下車“憑證件”進校。
  快節奏的語速,敏捷的思維,作為華東師大首批終身教授、軟件學院院長,外人可能想不到,何積豐已70歲開外,卻按照 “70後”的節奏在工作——“5+2”、“白+黑”……“其實,現在中國人幾乎都是這麼乾的。”何積豐從容地笑笑。從去年教師節到上月的市科技獎勵大會,他連續當選為上海市“教育功臣”、“科技功臣”。
  昨天,何積豐又接受了勞模表彰,剛拍完合影就“溜”回校內理科大樓辦公。案頭的事情一大堆,從上周日開始積到現在。好在,這個辦公室是放得下一張安靜書桌的地方,他掛起固定電話,關掉手機,給自己創造一個冷冷清清的思考環境。用同事們的話說,何積豐每天都不脫離專業。即使到了午飯時分,他也停不下手頭的活兒,喜歡請人去食堂代購饅頭,而且只要一個雜糧饅頭,就管飽了。
  他出差只能安排在雙休日,“工作日的時間‘用不起’啊”。 下轉◆3版
  (上接第1版)這次飛北京,何積豐與清華大學及航天院所等合作單位啟動一項重大科研計劃,大家檢查進度、分派任務,“最難之處就是配齊人員,所以這個節日就不得安逸了”。身為國家可信嵌入式軟件工程技術研究中心的首席科學家,何積豐正全力主攻工業控制軟件安全評測。過去,國內“連硬件帶軟件”大量進口工業裝備,如今自己的高端裝備也正實現出口,但因核心控件受制於人,若想走出國門,必須先過發達國家主導的高門檻。
  由何積豐領銜,針對滬產汽車電子操作系統的軟件驗證過程,成就了國內第一個通過歐洲OSEK標準認證的操作系統,首次出口歐洲大陸。在何積豐看來,這樣的案例會越來越多。眼下他正幫助本土企業研發高鐵、軌交領域的車輛控制軟件,力爭國際資質證書,帶動整車出口。但他坦言,現在不缺錢,也不缺項目,最缺的就是人,“高技術人才啊”。在這個百來號人的學院里,何積豐讓更年輕的教研人員、研究生們接受這種高難挑戰。軟件學院的實驗室全天候開放,常常通宵長明。
  能者多勞,何積豐自言,在工業化與信息化高度融合的背景下,一旦動起來就停不下來,“時間表和節目單都不是自己所能設定的”。從前,高校科研多與教育部、科技部打交道,如今工信部、發改委的任務頻頻,產業界也課題迭出。節後,何積豐先得參加中科院信息學部院士會議,之後趕回來與產學研合作單位商討“智慧城市”建設項目,再後就是赴法國等地作學術報告,並談判簽約,共建國際聯合實驗室。整個5月,留給他做出國準備的時間只有一天了。
  何積豐每逢出國,都預先買好多天用菜,請鐘點工幫忙照顧妻子;而去年,他患了一場肺炎,妻子下廚親手煲了滋補湯。何積豐承認做科研時思想太過集中,其它“雜事”都被拋之腦後,不抽煙喝酒,只散步運動。他笑言,妻子是中學語文老師,思維方式方法不同,自己容易走路碰壁,反而常常求助於她。
  (原標題:何積豐承諾“在家獃一天”)
創作者介紹

清潔人員

tt77ttwmg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