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都市報訊 圖為:手機代駕軟件界面羅紅斌夫婦成為全職代駕司機
  本報記者汪杭 李曉夢 攝影:記者魏錸
  “天熱了,世界杯也馬上要來了,吃夜宵喝啤酒的人越來越多,快跟我一起去賺外快吧。”
  說這話的小李白天是一家外貿企業的員工,每當夜幕降臨,他就會變身代駕司機,通過手機代駕軟件接單。一個月下來兩三千元的額外收入,讓他開始勸朋友入行。
  連日來,記者走近這一群體發現,網絡代駕公司在江城飛速發展,在方便客戶的同時,也給一大批兼職代駕員帶來了實惠。業內人士估算,武漢目前有近千人註冊了兼職網絡代駕員。
  方便實惠 網絡代駕軟件受歡迎
  上周六晚,某廣告公司經理梁先生在漢口航空路某酒店招待客戶,應酬結束時已經九點半,他還要趕回蔡甸。梁先生掏出手機,在一款代駕軟件上,向距離自己一公里內的一位代駕員派單。七分鐘後,代駕員跑步前來。梁先生簽字後被送回蔡甸家中,全程約30公里,連小費一起給了145元。“去年通過酒店廣告單找代駕,同樣線路的一趟花了250元。後來聽朋友介紹,現在流行找網絡代駕,我嘗試後發現真的很方便。據說,網絡代駕興起後,把傳統代駕公司的價位也拉低了。”梁先生說。
  前日,記者手機上網搜索出十幾款代駕軟件,下載率最高的是北京一家公司開發的“e代駕”,該軟件說明:10公里以內代駕費39元(22:00-06:59時段為59元),超過10公里後,每5公裡加收20元。其他同類代駕軟件,也都是40元左右起步。
  隨後,記者下載了e代駕,像滴滴打車一樣,軟件自動定位了記者的位置,並顯示周邊3公里內有5個代駕員。點擊代駕員頭像,會顯示其代駕的次數、駕齡、好評率等資料。記者選取其中駕齡9年、年齡35歲、評價五顆星的羅師傅。五分鐘後,羅師傅騎著滑板車趕到。
  和傳統代駕公司員工一樣,羅師傅穿著工作服戴著工牌,並要求記者簽代駕協議。羅師傅幫記者把車從省博物館開到小東門,約8公里,收費39元。他說,自己是一家單位的司機,有富餘時間時就登錄軟件,把自己狀態調整為“空閑”,等著賺外快。
  筆試路考 想當代駕員也不容易
  羅師傅告訴記者,乾代駕多數人都和他一樣是兼職,“有興趣,你也可以上網去申請。”
  記者登錄e代駕的網頁,嘗試應聘代駕員,結果卻因駕齡不滿五年被系統拒絕。
  記者咨詢其他網絡代駕公司發現,各家招聘的標準不一,有的要求3年駕齡,有的要求兩年,有的要求路考,有的客服則表示,只要會開車,就可以來。
  e代駕武漢分公司負責人蔣雪松告訴記者,該公司去年進入武漢市場。申請該公司代駕員首先要滿足:駕齡5年以上,身體健康,年齡在25-60歲之間。符合條件的,還要經過公司的筆試和路考。筆試考交規和武漢地理,路考則是接受公司老資歷的代駕師傅考查。“主要考查開車習慣,喜歡急剎車、開車罵人的,一律不要,淘汰率約為30%-40%。”
  蔣雪松告訴記者,目前該公司員工約600人,40歲左右男性居多,女性不足10人,80%的代駕員是兼職,他們當中有工程師、公司高管、富二代,還有不少專業司機。他們代駕目的也各不相同,有人為賺錢,有人為玩各種車。至於收入,代駕員每單要抽20%交給公司,“抽成後,兼職司機月收入一般在2000元以上。”
  為開豪車 女白領靠代駕過車癮
  33歲的機電工程師王仕偉去年11月開始做兼職代駕,軟件上顯示他已提供代駕472次。“現在每月有上百單,賺個三四千不成問題。”王仕偉告訴記者,自己不缺錢,平時也開著SUV代步,“開始當代駕是因為好奇,後來因為發現呼叫代駕的車主素質普遍較高,經常能結交一些朋友,就堅持了下來。”
  王仕偉也坦言:開始賺不了很多錢,因為就像淘寶店一樣,人家看你成交單數少,就不會派單。
  36歲的王麗娟,也是“不差錢”的,她是一家物流公司高管,月薪8000多元,平時開奧迪A4代步。她乾這一行的原因則是“喜歡玩車”——她曾經在重慶某拉力賽車隊當了3年副車手,是個不折不扣的汽車發燒友。“我不可能同時擁有那麼多車,代駕是過車癮的好方式。”王麗娟說,上個月她就過了三次癮。
  上周,她在武昌沙湖接到一單,是一輛嶄新的、還未上牌的瑪莎拉蒂跑車,價值約300萬。但公司規定不能接無牌無保險的車,讓王麗娟糾結不已。後來,因為車主醉酒,實在不能上路,只好寫下承諾,不讓王麗娟負任何責任,她才接單。“不愧是限量版跑車,駕馭感非常好,推背感像飛機起步,發動機的轟鳴聲讓人血脈僨張。”王麗娟描繪當時感覺時仍表現得很興奮。
  5月初,她還接到一輛改裝過的牧馬人越野車,5月中旬代駕過一輛進口路虎。
  轉做全職 夫妻月收入都達萬元
  45歲的孫小琴和47歲的羅紅斌是一對夫妻,家住街道口,兩人都有10年以上的駕齡,羅紅斌還曾開過一家汽車租賃公司。“做網絡代駕很自由,賺錢也不少,非常上癮。”孫小琴坦言,她兼職網絡代駕嘗到甜頭後,便把老公也拉了進來。今年3月,兩人都由兼職轉全職,“5月份我收入就有一萬多,我老公也差不多一萬了。”孫小琴笑呵呵地表示。
  兩人收入高很大原因是積累了不少老客戶。羅紅斌有個老客戶是做藥材生意的老闆,開一輛寶馬730。5月初,他送客戶回家後,天降瓢潑大雨。“把車開回去吧,明天早上給我送過來就行。”客戶放心地把車鑰匙遞給羅紅斌。羅紅斌說:“有時候遇到的客戶很讓人感動,這也是我喜歡這份工作的原因。”
  當然,當代駕也難免遇上麻煩。羅紅斌5月下旬接的一單,客戶直接倒在他身上吐了。客戶醉得只記得小區名字,車開到小區後,羅紅斌只好拿出客戶的手機,打了十幾個電話,才找到其家人來接。
  全職代駕也很辛苦,夫妻倆有時會忙到凌晨兩三點,直接睡到中午。兩人都買了滑板車,一是為了儘快到達客戶處,二是滑板車可以放進後備箱,方便到達目的地後自己回家。
  監管空白 叫單需擦亮眼睛選擇
  記者走訪瞭解到,武漢從事網絡代駕的公司約有十幾家,其中規模較大的有三四家,如9代駕、愛代駕、代駕通等,這些公司大多是互聯網公司。一家公司的經理告訴記者,曾摸過各家公司的底子,目前武漢的網絡代駕員已有上千人,其中近千人都是兼職,他們與公司簽訂的是合作協議,而非勞動合同。
  據法律人士介紹,代駕車輛不屬於營運,不受客管部門管理,因此代駕的監管,目前還是空白,只能靠公司自律。
  北京盈科(武漢)律師事務所資深律師劉大橋分析,法律上尚無規範代駕市場的專門條文。代駕員、車主和代駕公司都要擦亮眼睛。特別是網絡代駕公司,有的沒有公司實體,遇到問題不好維權。應聘代駕員,先要考察公司是否正規合法,考察合作協議中的責任劃分是否明確合理。車主一定要選擇規範的代駕公司,簽訂代駕協議,如果發生損失才有賠償依據。
  代駕員孫小琴還提醒,年輕女代駕員晚上最好不接單,而女車主更不要單獨叫單,“並非所有網絡代駕員都靠譜。”
  (原標題:近千人兼職網絡代駕司機)
創作者介紹

清潔人員

tt77ttwmg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