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話很少,卻十分吃苦耐勞,把工作交給他,你就特別放心。”7月23日,南海網記者來到瓊中公路分局,該局局長王光科對生產技術股副股長王文馳評價道。
  7月18日下午6點半左右,受到颱風“威馬遜”影響,國道海榆中線牙訓橋和走雞橋施工便道被山洪沖毀,造成交通中斷,便道沖毀,路況告急。
  王文馳剛剛對路面、路基、橋涵、在建工程、房屋存在隱患地方進行排查完畢,本以為勞累了一天可以回到家中稍作休息,不料剛邁入家門口就接到海榆中線牙訓橋和走雞橋施工便道被山洪沖毀的緊急報告。
  王文馳顧不上換下濕透的衣服就立即飛奔受災現場,擁有多年技術生產經驗的他心裡非常明白,兩座橋梁的施工便道一旦被山洪沖毀,將打斷海榆中線的交通,橋梁附近村莊的1000多戶村民將被困於大山之中。
  由於部分路段出現塌方,車子無法前進,王文馳必須即刻停車跑步趕往水毀現場,由於當時夜色已黑,鞋上積著厚厚的黏泥,每走一步都非常艱辛。
  到了沖毀便道的現場,王文馳藉著手電筒微弱的光線仔細查看災情,發現牙訓橋的施工便道已經被沖得面目全非,沖毀面積長40米,此時面前被沖毀的便道同懸崖般,橋下麵河水湍急,不時有石頭滾落水中。
  距離牙訓橋1.7公里的走雞橋,由於路面終端已無法實地察看災情,王文馳立即調集附近2個公路養護道班人員與路政人員共同配合設置警示標誌對交通進行管制,緊急調運搶險機械設備及搶險物資等進行搶險。他站在雨中,每隔半小時察看被沖毀的便道水位情況,身上衣服早已濕透。
  由於部分路面出現塌方伴有碎石滑落,四周伸手不見五指,路面濕滑,現場環境非常危險,王文馳不知道在這條路上跌倒了多少回。直至19日凌晨3時,險情才得到有效控制,此時的他已是一天未眠,滴水未進。
  7月19日上午6時,王文馳顧不上吃早飯直赴海榆中線的牙訓橋。雨量漸漸變小,河水慢慢褪去,王文馳緊皺一夜的雙眉略見舒展,奮戰一夜的他雙眼通紅,嗓子嘶啞,但是在他臉上卻露出了一絲笑容。
  同事摸了摸王文馳的額頭,才知道他由於昨晚連夜淋雨及過度勞累,發高燒了。同事勸他趕緊到什運鄉裡的診所看看,但是他卻擺了擺手說:“發燒不是什麼大事,現在施工便道還沒搶通,我得在現場監督施工啊。”
  同事執拗不過王文馳,無奈向王光科彙報,王光科立馬給他下了撤退令,要他趕緊看醫生去,不然就派人把他“遣送”回家”。
  在王光科的“威脅”下,王文馳才同意去診所輸液。當護士給他輸液的時候,他穿著那套被雨水侵透的橘紅黃工作服倚靠在椅子上睡著了。2個小時後,大家在牙訓橋搶修現場又看到到他忙碌的身影。
  為在最短時間內恢復了走雞橋施工便道通行,王文馳貪早摸黑和搶修人員把大型機械機手和燃油運送到工地,並把家安在工地上,每天親臨現場監督施工,與施工人員同吃同住。現在,他的手上還依稀可以看到輸液時留下的紫黑色針痕,患有高血壓的他,因過度疲勞臉上蒼白,人也消瘦不少。
  有人問他:“王副股長,你這樣拼命是為了什麼?”王文馳只是憨笑地說:“看見附近的村民被困在大山裡不能出行,他們著急我也心急,只有路搶通了,我才能回家睡個踏實覺。”
  夜幕降臨,王文馳仍在工地上來回穿梭忙碌,在與施工人員在工地匆匆吃過盒飯後,又開始繼續搶修工作。
  海榆中線k173+300公里走雞橋施工便道於23日23時30分已搶通,全線已恢復通行。王文馳這才放心地笑了。
  (南海網海口7月24日消息 南海網記者 高鵬 實習生 李穎平)  (原標題:瓊中:洪水沖毀海榆中線便道 股長帶病上工地搶修)
創作者介紹

清潔人員

tt77ttwmg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