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 慄澤宇 北京報道
  馬超群幾乎是一夜之間就“火了”,被貼上的標簽是“史上最貪科級幹部”。根據權威記錄,目前記在馬超群名下的貪腐數據是:現金1.2億元、黃金37公斤、房產手續68套,其中7套在北京二環,家中七人涉案。
  然而,就在新華社通過新華時評,稱馬超群為“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小案巨腐”典型之後,11月13日晚,馬超群71歲的母親張桂英卻舉行新聞發佈會辯稱“巨額財產和兒子並無關係”。不過,檢方隨後即予以了反駁。
  馬超群案波瀾再起之際,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檢方工作人員告訴《華夏時報》記者:“這個案子前期的偵辦速度很快,2月份抓的人,沒過多久資料就轉交到檢方了。”
  “小案巨腐”
  “他個子不高,在正式場合喜歡用排比句,戴高帽兒的話能說一車,私底下的時候滿嘴髒話,動不動就罵街。”關於馬超群,一位曾與其打過交道的酒店負責人向《華夏時報》記者如是描述。
  馬此前任職河北省秦皇島市城管局副調研員、北戴河供水總公司總經理。如果腐敗分子真有蒼蠅、老虎之分的話,他的職務一定算不上老虎。
  2月12日,馬超群被帶走,次日秦皇島市城管局就召開黨委(擴大)會議,決議成立北戴河供水總公司臨時領導小組,2月18日便正式任命了新任總經理和黨委書記,間隔的這6天時間,還包含了一個周末和元宵節。
  此後9個月的時間里,馬超群落馬的消息,並未在其工作、生活圈以外的範圍內傳播。直至11月12日,一份來自新華社發自石家莊的專電被公佈,這篇題為《河北強力懲治腐敗:10個月立案14808起》的報道,於12日下午刊發於新華網。該文稱,河北省紀檢機關嚴肅查處了一批發生在群眾身邊、社會影響惡劣、群眾反映強烈的“小案巨腐”案件,“其中,某市一涉案官員家中搜出現金上億元,黃金37公斤,房產手續68套,貪腐程度令人觸目驚心”。三個小時後,《中國日報》官方微博發佈消息,證實了上述涉案官員為科級幹部馬超群。
  11月13日,新華社繼續追蹤此事,並報道稱:“‘貪婪跋扈、嗜財如命’的馬超群,利用手中掌握的權力和資源瘋狂斂財索賄。不管是民資興辦的企業、酒店,還是在北戴河的一些中直部門,只要是通水管,馬超群都敢伸手要錢。‘誰的錢他都要收,哪兒的錢都敢要。’一位熟悉馬超群的當地幹部反映,‘不給錢就不通水,給錢少了就給你斷水。’”
  據新華社報道,馬超群落馬的直接原因是,北京的某家企業要在北戴河辦餐飲酒店,當酒店開始要接水時,馬超群向企業索賄500萬元。企業無奈之下,將其索賄過程錄音,隨後向有關部門進行了舉報。
  突起波瀾
  官方媒體權威跟進報道之後,原本以為案由確鑿的典型案例突起波瀾。11月13日晚,馬超群母親張桂英卻在秦皇島舉行了新聞發佈會。
  “一晚上,我的兩個兒子都被抓了。”張桂英在發佈會上回憶起2月12日的情形時情緒激動。據她介紹,當晚有200多名武警、特警、紀委、檢察院、公安人員等到北戴河供水總公司抓捕馬超群,另有至少50人在馬超群弟弟馬重群住處,對馬重群實施抓捕。
  一同出席發佈會的馬重群前妻孟秋紅表示,馬重群當晚接到母親電話,聽到馬超群被抓消息後隨即出門,被早有埋伏的調查人員抓獲。隨後有數名持槍人員進入其家中進行搜查,將保險柜內數萬元全部搜走。孟秋紅隨後用電話向張桂英彙報此事,張桂英隨即決定將家中40多箱現金全部轉移。
  張桂英轉移的是自家二樓衣帽間里的四十幾個箱子,裡面裝著官方公佈的1.2億元現金,但張桂英表示自己並不能確認現金數量,因為專案組一直沒給清單和記錄。
  張桂英表示,這些錢與馬超群和馬重群都無關,她只是因為兩個兒子被抓慌了神,怕說不清楚,就連夜叫來女兒和外孫,用兩輛車把箱子全部拉到另一房子處。她說,四個兒女都不知道家裡有這麼多錢,丈夫2012年10月去世後,只有她知道;而這些錢是丈夫一筆一筆掙回來、她一捆一捆包扎好的,裝滿一箱就以膠帶、牛皮紙等包裹好。
  張桂英稱,68套房產大多是她和丈夫所持有,小女兒馬青茹代持部分房產,馬超群名下僅有一套房子。至於兒子被調查的原因,張桂英歸咎於兒子與現任秦皇島市城管局局長馬壯不睦被報複,“我兒子聽說馬壯貪污了100萬,準備去舉報,結果還沒舉報,就被馬壯報複了。”
  據張桂英透露,目前除馬超群外,曾長期在秦皇島市供水總公司下屬工程公司任職的馬重群、馬青茹等7名家庭成員均已被刑拘。
  “怎麼可能?”
  11月14日,秦皇島市人民檢察院宣傳部門工作人員,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對張桂英的表態回應稱:“怎麼可能?”
  上述檢方工作人員表示,馬超群案目前已經完成在紀委、公安部門的案頭工作,該案目前已在檢方的行政程序中進行,具體辦案單位為北戴河區人民檢察院。針對張桂英的言論,該工作人員表示:“她說沒一分錢來自她兒子不管用,法律講的是證據。”
  據瞭解,張桂英在發佈會上的確未能出示巨額資產來源的相關證明。“倒騰房子很多年了,多少套房子我都數不清。”張桂英稱,很多農家院子是多年前以幾百元的低價購進,後來因拆遷等原因都獲得高額回報,“我老頭啥都倒騰,房子、縫紉機、自行車,還幫人要賬,還入股了一個礦。”
  張桂英表示,原來合作的老闆早已去世,她現在無法證明這個礦的情況,丈夫不讓她過問外面的事,她只管家裡,管把錢放好。
  前述酒店負責人則表示:“如果有索賄錄音這樣的證據,想翻案就難了。不過他的口碑一向不好,出事恐怕也是早晚的事。”
創作者介紹

清潔人員

tt77ttwmg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