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排抗生素污水,濃度超自然水體萬倍……近日媒體曝光山東魯抗醫葯偷排含抗生素污水的事件,將環境監管及污水處理等問題再次置於聚光燈下。記者採訪發現,抗生素已在自然水體中存在多年,其對人體有何危害,為何這樣的“污水”能夠任意流淌,電子眼監控下環境監測數據造假手法又有哪些呢?(12月27日《新京報》)
  對此,“外行”的媒體憂心忡忡,而“內行”的專家及時出馬。不出所料,對於此類引發公眾緊張情緒的事件,專家大多會立馬開出“定心丸”。前年出現含鉻皮革膠囊時,衛生部專家就說,“一天吃六個膠囊,一天三次、一次兩個,沒有吃掉多少鉻”。而當近日媒體曝光山東魯抗醫葯偷排含抗生素污水的事件,又有相關專家稱,“要花10萬年,喝10萬噸這樣的水,才相當於吃掉一顆0.5克的抗生素藥片”。
  我在想,不知地球上第一家工廠的煙囪冒煙時,當時的專家是不是已經墮落為“磚家”?更不知人類對這種污染空氣的工業排放是不是有所警覺。但是,即使有人提出異議,要是按現在某些專家的說法,或許就是“要花10萬年,呼吸掉不計其數的空氣,才相當於抽半支香煙”。但是,到了今天,霧霾這個難題,不也是從第一個煙囪發展開來的麽?如果說早先的科技水平和環保意識都受現實條件的限制,那麼,在人們吃盡了環境污染苦頭的今天,相關專家還竟敢對已經發現的污染源,作出“10萬年”的“擔保”?
  或許,按照目前的相關檢測數據,專家對抗生素污水後果的推測是有一定理論根據的,但用“10萬年”來稀釋這種污染後果,至少在筆者看來,這顆含有抗生素的“定心丸”不是良心藥。真正的“定心丸”不是安慰劑,它是通過去病來安神的;只能安心而不能治病的安慰劑,一般是用於不治之症的。因此,所謂的10萬年才相當於吃掉一顆0.5克的抗生素藥片,聽上去足以讓人放心,但開出這種不能“治病”的“定心丸”,目的僅僅是安心。
  事實上,對一種污染的後果,敢用10萬年測算,不但表現出“哪管身後洪水滔滔”的信口開河,而且暴露出急於為利益集團圓場的迫不及待。因為,相關專家不可能在作出某種推算的時候,意識到10萬年間的環境變化。別說10萬年,就算10年,相關專家有沒有考慮到水域的總體變化,以及由此造成的自凈能力的下降?有沒有想過抗生素污水的連續排放,水源中的抗生素含量會累計上升?有研究人員指出,“排放在自然環境中的抗生素,有的結構穩定,就會長期存在”。如此,這顆有效期10萬年的“定心丸”,除了安定人心,還有什麼實際作用?
  對於證據確鑿的環境污染事件,既不能誇大事實,更不能輕描淡寫。環境污染對人類的危害,已經到了十分嚴重的程度。那麼,在悔不當初的今天,還對即使處於無明顯危害程度的污染源漫不經心,還在試圖用“定心丸”化解公眾的擔憂,其中哪怕兼帶了善意,但無疑留下了禍害。對此,山東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學院教授張建指出,“水體中較高含量的抗生素可能導致致病微生物耐藥性提高,值得關註。”一個歷來被視為抗生素生產消費的大國,難道對這起偷排含抗生素污水事件,還能掉以輕心?專家急於開出“定心丸”,還有起碼的良心麽?
  文/知風
  
  (辣味時評,一掃就行!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  (原標題:含有抗生素的“定心丸”不是良心藥)
創作者介紹

清潔人員

tt77ttwmg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